企业登录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创头条快享版APP

您是个人用户,您可以认领企业号

铁打的乌镇,流水的大佬,与永在迭代的中国互联网

30529
深响 2019-10-20 12:39 发表评论

作者|赵宇

以下为文章核心要点:

互联网之于中国,相比互联网之于世界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

当下,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走到了新的历史关口。

乌镇峰会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产业跃迁的重要时刻。

随着2019年第六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举行,宁静的江南水乡乌镇最近几天又一次迎来了大批互联网产业从业者。

摄图网_500977176_banner.jpg

在青石板路铺就的小巷间、烟雨朦胧的石桥上,或是水声潺潺的河岸边,与马云、丁磊、王兴等大佬擦肩而过,这一由会议举办地乌镇地理环境造就的特别体验,是独属于世界互联网大会的特色。

2014年,首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在乌镇举行,乌镇也成为了大会的永久会址,因此大会又被称为乌镇峰会,诸多元素加持下,乌镇峰会甫一开始就成为了国内规模最高的互联网大会。

乌镇峰会之所以备受瞩目,不仅源于参会的各路大佬,更重要的是,它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产业跃迁的重要时刻。

  • 六年前,第一届乌镇峰会举行时,BAT尚牢牢占据中国互联网前三席,由智能手机拉开的移动互联网时代正处发展高峰期,创投热席卷全国;

  • 2015年春节,微信红包携手春晚奇袭支付宝,一轮移动支付大战打响,各方的积极参与共同塑造了如今移动支付便捷的新生活方式;

  • 2017年,腾讯市值突破3000亿美元大关,2018年阿里巴巴市值突破5000亿美元大关,双方你追我赶,共同突破着中国互联网公司的成就边界;

  • 2019年,移动互联网时代成长起来的美团取代百度成为行业新第三极;

  • 过去几年里,字节跳动已经迅速跃升为不可忽视的巨头;

  • 去年,腾讯进行930变革,提出拥抱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成为行业新的关键词。

在时间的标尺上,乌镇似一个巨大舞台,成为度量中国互联网产业发展的坐标,而这也成为在会议之外,观察乌镇的最大意义。

乌镇搭台,大佬唱戏

2014年11月21日,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议程进行到最后一天,各路人马渐渐散去,一张饭局照片的流出却将人们的注意力再次吸引过来。

铁打的乌镇,流水的大佬,与永在迭代的中国互联网        2014年丁磊饭局

照片中,丁磊、张朝阳、李彦宏、朱云来、田溯宁等IT、互联网大佬围着一张简陋长桌随意落坐,印象中高高在上的产业精英们均脸挂笑意,不见商场的刀光剑影,只有旧友间的轻松、日常,就像任何一个普通聚会该有的样子。

这张照片被迅速传播,丁磊饭局的名号不胫而走。此后,丁磊饭局成为了乌镇峰会的保留节目,其影响力如此之大,以至于在乌镇掀起了组饭局的潮流。

不止是饭局,每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都有让人印象深刻的大佬花絮。

2014年11月20日,在第一届乌镇峰会的“中外互联网领袖高峰对话”环节,百度创始人李彦宏的一位女粉丝冲上台向其示爱献花,女粉丝身穿的T恤上还写着“李彦宏我爱你”的醒目大字。

铁打的乌镇,流水的大佬,与永在迭代的中国互联网

2015年大会期间,一张雷军“怒视”周鸿祎的照片在网络走红,尽管那只是摄影师抓拍的一个偶然瞬间,却也足够引发网友大开脑洞,脑补剧情。

2016年,少壮派们锋芒毕露,主动制造议题:由王兴、张一鸣、程维组局的一次闭门会议,成功制造了有关中国互联网下半场探讨的话题。

2017年,乌镇饭局留下了另一个高光时刻:某间饭店包厢内,马化腾、王兴、沈南鹏、刘强东、程维、张磊、张一鸣、朱啸虎等大佬齐聚一桌,那个被称为“东兴局”的饭局取代丁磊饭局,成为当年焦点。只是与最初的丁磊饭局相比,“东兴局”多了几分拘谨,排名座次的意味明显起来。

铁打的乌镇,流水的大佬,与永在迭代的中国互联网        2017年“东兴局”

2018年,缺席丁磊饭局的马云选择与丁磊在乌镇的咖啡馆步步莲花边把酒言欢,彼时关注饭局的人们不会想到,不到一年后,丁磊会选择将网易考拉卖给阿里,再次印证商场上只有永远的利益。

正如马云所说,乌镇为平日工作忙碌的大佬们提供了一个难得的聚会时刻,而这个汇聚全行业精英的舞台,既见证了大佬们的巅峰时刻,也见证了诸多人物的起落。

2016年,古永锵卸任优酷土豆CEO一职后最后一次出现在乌镇峰会现场;前百度高级副总裁王劲前脚在乌镇展示了百度无人车的实力,不久后便与百度产生矛盾,双方一度爆发口水战,并陷入纷争;曾经同在“东兴局”上的王晓峰和王兴成为了摩拜单车收购案的参与方,而曾经为乌镇峰会提供共享单车服务的摩拜如今已经更名美团单车,那抹橙色也逐渐被美团黄取代。

乌镇搭好台,大佬来唱戏;觥筹交错间,行业已沉浮。

从BAT到ATM

互联网之于中国,相比互联网之于世界有着更为特殊的意义。工业革命落后于欧美的中国,在信息和网络革命时代,具备了引领世界潮流的能力。

接入互联网20余年,中国网民超8亿,世界互联网十强企业,中国占据多席,远超欧洲,一个世界网络强国已经形成。

铁打的乌镇,流水的大佬,与永在迭代的中国互联网        网民规模和互联网普及率(CNNIC)

在中国,也还没有哪个行业像互联网一样,凭借充分的市场化竞争和自下而上的打拼诞生如马云、马化腾等多名享誉世界的企业家。

而短短六年间,乌镇见证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变迁和跃升。

今年十一假期,美团股价再创新高,坐上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第三名的位置,昔日人们叫顺口了的BAT,如今已经被ATM取代。

BAT到ATM只是行业格局变迁的一个切面,从2014年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开始,中国互联网行业已经发生巨大改变。

第一代大佬及其公司各自面临不同挑战:

  • 六年间,由于错失移动互联网等多个风口,李彦宏带领的百度逐渐“掉队”,BAT格局松动;

  • 马云在今年9月如约卸任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一职,把建设阿里巴巴成为一家102年的企业的重任交给了张勇;

  • 马化腾治下的腾讯则意识到,如果不及时跟进转型,腾讯也可能变成“传统企业”,最终被时代抛弃,于是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

  • 雷军的小米从一家初创企业变成上市公司,并在今年成为《福布斯》杂志评选的世界500强中最年轻的公司。

少壮派们则不断攻城略地:

  • 同样的六年,张一鸣的字节跳动由今日头条从巨头们严防死守的阵地撕开口子,随后用抖音证明了自己的产品能力,随着业务不断扩张,其在多个领域与腾讯、百度擦枪走火;

  • 王兴的美团深耕生活服务领域,合并大众点评,完善业务版图,最大的敌人由饿了么转为阿里,自去年在港股上市后,盈利成为核心;

  • 程维的滴滴曾意气风发的打败了Uber中国,风头无两,成为国内当之无愧的出行独角兽,却在看似结束战争的时候,暴露了高速发展无暇顾及修炼内功的事实,下线顺风车业务,拖累上市进展,并深陷舆论漩涡,经历成长的阵痛。

但无论起落,行业内的玩家们共同将中国互联网的整体水平推上更高的台阶。

市值层面,如今,国内互联网双巨头阿里和腾讯在全球范围内可以稳居前十。

b6c5534543a8fbc232b8a7ea625388d1_1571540252.jpeg2018全球上市互联网公司市值排行榜(TOP30,由中国信通院、中商产业研究院整理)

社会影响方面,移动支付、共享单车、O2O、电商等新兴行业已经重新塑造了国人的生活习惯,并反哺上游,正在推动产业改革。

创新层面,从copy to China到copy from China,中国互联网告别了以往借鉴美国等发达国家经验的历史,微信公众号成为了Facebook等海外巨头的模仿对象;字节跳动旗下的Tiktok(海外版抖音)成功在其他国家站稳脚跟;联想旗下Shareit(茄子快传)的海外用户数已经突破15亿;被昆仑万维收购后的Opera在非洲等新兴市场获得认可。

创投层面,中国本土的创投势力走向全球,东南亚、印度、非洲、拉美、中东甚至美国,中国创投力量积极在海外寻找新的机会,而中国本土互联网产业的成功则是他们的最大背书,在印度,“中国版XX”已经成为许多印度创业者介绍自家产品的标准话术。

在第一届世界互联网大会上,麦肯锡资深董事合伙人罗颐便在主旨演讲中提出“中国互联网经济已超美国”,罗颐介绍,麦肯锡国际全球研究院分析了各国互联网相关产业占GDP的比重(称为IGDP)发现,中国在全球属领先地位,增长速度惊人。

此后的六年,中国互联网玩家们用智慧和勤奋不断证明着以上观点,而小小的乌镇,则印刻了中国互联网产业的发展缩影。

互联网更新换代

在中国,互联网这一庞大行业的迭代速度快到以年为单位。如今,在经历了移动互联网浪潮之后,乌镇正见证行业的另一次转型。

2016年7月,美团创始人王兴首次提出了互联网“下半场”的概念,在同年11月17日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上,他又做出更加进一步的阐述。

演讲中,王兴表示,“最近四年是互联网上半场时间,也就是以用户红利为代表,用户规模快速增长为代表,以广度为代表;现在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关键的拐点时期,接下来的互联网+下半场,很重要的一点不光是用户的广度增加,还要加大用户的深度。”

王兴的演讲是行业风向转变的外显。

乌镇峰会第一次召开的2014年,正是中国移动互联网创投热潮高峰期。当时,O2O迅速升温,围绕外卖、打车、家政等与人们生活关系密切的领域,各家企业使出浑身解数扩张用户规模,“烧钱、激战、撒网”是贯穿年头到年尾的主旋律。

随着移动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释放殆尽,寻找新的增长点,探索新环境下的发展模式,成为企业家们思考的重点。

从乌镇峰会历年主题可以看到行业精英们的关注焦点:从互联网+到网络治理,从模式创新到技术创新;从人工智能到5G。

大会上的思考在前,会场外的行动随后。

2016年会议期间,王兴、程维、张一鸣还能坐在同张桌子前谈笑风生,讨论互联网下半场的问题,但转眼间,台上的朋友便成为了商场上的对手。

2017年2月,王兴不打招呼直接上线“美团打车”业务,让曾经井水不犯河水的美团和滴滴爆发战争。

而在2017年大会期间参加“东兴局”与马化腾同桌共饮之后,张一鸣带领抖音在2018年春节成为增长黑马,刺醒了行业巨头。随后,字节跳动与腾讯、百度多次擦枪走火,字节跳动今年正式上线搜索功能,直接攻入百度后院。同时,腾讯不断加码对短视频赛道的投入,字节跳动则全力布局社交和游戏赛道。

一切迹象都表明了,增量时代结束后,存量厮杀便愈加激烈。与此同时,面对环境变化,更多的企业选择寻找新的增量。

当消费互联网增长乏力,产业互联网成为新的希望,去年9月30日,步入20岁的腾讯宣布正式启动新一轮整体战略升级,成立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主攻产业互联网。产业互联网很快成为行业新热点。

对于组织架构及发展战略的调整,马化腾坦言,“我们需要时刻保持清醒,充满危机意识和前瞻性,才能引领腾讯进入下一个时代”。为了看清航向,他甚至亲自在问答社区提问:未来十年哪些基础科学突破会影响互联网科技产业?产业互联网和消费互联网融合创新,会带来哪些改变?

虽然短时间内,产业互联网很难复制消费互联网的辉煌,但如今,围绕产业互联网的讨论依然炽热。中国的互联网产业走到了新的历史关口,而不难预见,乌镇这个舞台,还将见证更多故事的发生。

声明:该文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与本网联系。
所在专题 查看更多
喜欢这篇 (3)
评论一下 (1)
评论
登录后发表评论
看不见我啊看不见我
看不见我啊看不见我说:
今年只有偷偷的饭局
0
0

Tel:18514777506

关注微信公众号

创头条企服版APP

创头条快享版APP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

              <kbd id='IQ2QSp5tQ'></kbd><address id='IQ2QSp5tQ'><style id='IQ2QSp5tQ'></style></address><button id='IQ2QSp5tQ'></button>